公司简介联系我们 18240405131
返回

沈阳塑胶跑道行业中所谓的毒跑道实是被借由隐藏进行的一场真正经济战

内容来源:沈阳英特利塑胶地板【打印本文】 字体调整:【小】 【中】 【大】

所谓毒跑道,这是一场被借由隐藏进行的一场真正经济战!据沈阳塑胶地板厂从教育部获悉,由各省区市上报的排查情况:目前全国中小学共有塑胶跑道68792块,目前正在建的4799块中已停建2191块,铲除了93块。据此权威统计,即遭铲的仅占在建4799块的1.9%,这和常规经营中的场地建设合格率98-99%相吻合,也就是所谓毒跑道大面积爆发不属实!

所述“借机插手”,就是在毒跑道背后,有外企与其代理企业为推销自己的产品,借媒炒作本行业常量废次品,以夸大的质量问题,通过炒作蒙蔽消费者和绑架政府;在获得了另撰涉及塑胶跑道这一典型的内贸产品标准的机会后,以混淆常识性知识的手法,将欧盟商法[既以可能有毒的假说为依据的欧盟REACH法规的精髓之一(18种多环芳烃检测项及其欧盟最新版限量值)]植入我内贸产品的上海团标中,再辅政府文件许予垄断实施,再以被植毒的上海团标和深圳地方标准所实现的欧盟商法入侵内贸产品标准的无碍法律通道为蓝本,引领各省效仿,并同时染指国标……

所述“混淆常识性知识”和“以可能有毒的假说为依据”,是指: 将科技界公知的两类涉及有机物缺氧燃烧或受 200℃以上的高温过程总会生成的多环芳烃的“ 有毒” 和“无毒”的事实,为了利益,变成只承认其有毒的一面,而将无毒的一面说成疑似有毒。

所述“有毒”的第一类事实是:经提纯处理所获的种种多环芳烃PAHs绝大多数是有接触致癌毒性的; 当含有多环芳烃的尘埃物与羟基 OH-、亚硝基 NO2-、氨NH3等具有孤对电子的基团物质相混时是有接触致癌毒性的;当含有多环芳烃的尘埃物与燃烧生成的碱性物(如CaO、MgO、K2O、Na2O等)灰烬相混时是有接触致癌毒性的;对这第一类事实,没人敢提出异议,因为皆有动物毒理实验证明和英国早在1775年就已从对捅烟囱灰工人的阴囊致癌病例等为事实依据。 r> 所述“ 无毒”的第二类事实是:多环芳烃在有机物缺氧燃烧或受200℃以上的高温过程生成的同时,总是同步伴随有机炭化物——炭黑(炭核)的生成,因炭黑固体表面总具有对带大π电子云的多环芳烃基团的吸附作用存在,在冷至室温后,生成的(先是以气或/和液态的)种种多环芳烃PAHs总是与(恒为固体的)炭黑C呈(固)C-PAHs(固)的吸附且冷冻凝固在炭黑表面的复合态粉状物料,这种物料因多环芳烃的包括环上双键在内的大π电子云皆处于与炭表面的吸附被俘的失活态,故其为无毒性的;当含有呈被吸附和凝固态的多环芳烃的炭黑,再被掺入橡胶,制成硫化橡胶,这就使本不亲水和难在包括夏天日照温度低于80℃在内的常温下都不熔的又被吸附固化在炭黑表面的失活多环芳烃,在外又多了个使其失活的壳,故其也是无毒的;当以废轮胎黑胶粒为代表的含有吸附固化于炭黑表面且掺入橡胶的硫化胶粒被应用于塑胶跑道,在排除了能将其变成第一类有毒态所必须的粉碎、提纯、掺加具有羟基 OH-、 亚硝基 NO2-、 氨 NH3等具有孤对电子基团物质的外力因素存在后, 更应认其是无毒无害的应用方式; 对这第二类事实,国内外都有人提出过异议,但至今仍没有找到支持其异议的动物毒理实验的证据!

毒跑道背后所隐藏的这场经济战,外企及其利益集团的商业目的在于:第一,要将我国市场上普遍含18种多环芳烃在400至1000mg/kg范围的废旧轮胎源类等废硫化橡胶黑胶粒,挤出塑胶跑道的用材市场,以跨国公司擅长生产的原仅作为跑道面层的彩色胶粒所用的三元乙丙橡胶来全数替代,或/和用其也擅长生产的各类热塑性弹性体胶粒来全数替代;第二,以REACH法规植毒成功的塑胶跑道标准的案例为参照桥头堡,利用产业链对多环芳烃的限量值倒逼更多链上产品也按此规则来,由此实现有利于跨国公司的法律能借道中国的法庭,判阻中国人进入自家的市场,在中国内贸市场上获得垄断权。

毒跑道背后,最有影响和成为各地新标主要参考蓝本的,就是前述的上海团标,其中涉及包括甲苯二异氰酸酯(TDI)、二苯基甲烷甲苯二异氰酸酯(MDI)、二甲苯等在内的挥发性有机化合物,和涉及包括可溶性铅、镉、铬等在内的重金属盐,对这些等等的有害性限制成份,受控的上海团标撰写组,都将其处理成远远地严于推荐国标[GB/T14833-2011《合成材料跑道面层》]等,这不但是为对上海团标植毒(多环芳烃检测项)所作的声东击西的烟幕!也是为推销外企具有生产技术优势的MDI系聚氨酯胶水,并排挤内企TDI系的聚氨酯胶水。

毒跑道背后的推手,在今年的1月19日,在上海开了个高规格的新闻发布会,在会上宣布在中国市场推出高端运动地坪解决方案,并称2016年为塑胶跑道“元年”、“新纪元”;而从后来其用“最”级赞语高调力捧的上海团标内容分析:其隐含的用外企擅长生产的MDI系聚氨酯胶水替代内企的TDI系聚氨酯胶水,这算不得能用塑胶跑道“元年”、“新纪元”来形容;但用欧盟REACH法规中的多环芳烃检测项和限量值,来隐蔽地将废旧轮胎源类等废硫化橡胶黑胶粒,挤出塑胶跑道的用材市场,以跨国公司擅长生产的原仅作为跑道面层的彩色胶粒所用的三元乙丙橡胶来全数替代,或/和用其也擅长生产的各类热塑性弹性体胶粒来全数替代,这可恰如其分地够得上否定中外皆用废轮胎黑胶粒作塑胶跑道标配用料的历史,是真正符合其幕后推手所述的“元年”、“新纪元”赞语的!

欧盟REACH法规,是欧盟对进入其市场的所有化学品进行预防性管理的法规,于2007年6月1日正式实施,其REACH其是“Registration,Evaluation, Authorization and Restriction of Chemicals(化学品注册、评估、许可和限制)”的缩写。欧盟REACH法规具有环保和保护欧盟企业竞争性的绿色和贸易壁垒的特征,中国企业要将产品出口至欧盟,自然要遵守此客场贸易的规则;而现在,国内的塑胶跑道是典型的中国内贸产品,内资企业是在中国自己的市场上,按贸易公平原则,我们是主场,理所当然中国企业要在内贸产品的标准中禁用仅有利于外企的指标,特别是在所涉指标在不影响环保时更应理直气壮。
欧盟REACH法规对轮胎等橡胶制品中多环芳烃的限止,是基于含多环芳烃橡胶制品可能有毒的假说来制订的,这明显是个贸易壁垒,因为欧盟自己在塑胶跑道中也是使用废轮胎黑胶粒的,他们的专家也向世界报告说这无害环境;而欧盟REACH法规对轮胎中的多环芳烃总限量要小于50mg/kg的规定是在2015年开始实施,到用市场上所收集的废轮胎中的多环芳烃总限量要小于50mg/kg,这约需要10年;也就是说这次中国所闹毒跑道,其幕后推手所制订出的对多环芳烃总限量值小于50mg/kg的塑胶跑道标准,这连欧盟自己也办不到!

但毒跑道的幕后推手也别高兴得太早,由其不良居心所植毒力推的各地所谓超前、 战胜塑胶跑道现有推荐国标的新地标、团标,在搅乱和创伤中国塑胶跑道市场的同时,其自身也掉进黑心标准的“一过、一缺、一悖” 等的自设陷阱中:所谓“一过” 就是: 在没有实测或公知知识支撑基础的情况下, 仅凭着假说竟将欧盟REACH 法规中实属壁垒性内容塞入上海市团体等新标中, 由此造成将黑胶粒, 特别是将废轮胎源类黑胶粒中处于复合态或称合金态的失活或称失毒态的多环芳烃 PAHs, 视作经提纯等处理后的高活性态多环芳烃 PAHs, 并通过不合理的技术指标来限定其使用; 这就犹如补牙用的锌-汞齐合金填料中的失毒态汞, 被视作经提纯后的高毒性金属汞, 或将食盐 NaCl 视作电解所获有毒危险品钠 Na、 氯气Cl2一样, 不但不可理喻, 也是会带来灾难性实施后果的:

现在新标通过18种多环芳烃含量的限定,是乎一举可以推翻我国已建造的含废轮胎等黑胶粒的所有场地;其要面对的可怕的实施后果是:如果新标成立,学生家长有理由认为所有含黑胶粒的塑胶跑道都存在18种多环芳烃,都是不符合新标的,都应该被铲除,这将造成天文数般的财产损失! ……这让当今的我国校园塑胶场地何去何从?

沈阳塑胶跑道业内均知,废轮胎源类黑胶粒是塑胶跑道的标配性传统使用物料,国内外都一样;我国的校园场地多年来正常地使用了废轮胎黑胶粒,未有反应也未有测定出污染空气、水质和接性致癌伤害的实例,并且未出现过因废轮胎胶粒的使用且因其中所含复合态多环芳烃而使人中毒的事件;

所谓“一缺”就是:新标不设耐老化物性必无法保证塑胶跑道的有效使用期;相对于推荐国标,新标是隐含了实际禁用废轮胎废橡胶等黑胶粒的技术方案,于是新标技术方案相对于推荐国标就至少失去了废轮胎等黑胶粒的耐冷耐热之优点1和其是来源于蕴含高物性和低成本比之优点2 这两大特性;按常理讲: 在现时推荐国标的许用废轮胎等黑胶粒的技术方案下,覆盖于表面的 EPDM 彩色胶粒层,在现时市价条件下,新建使用一年后普遍会发硬,但还不会失去使用价值,因为其底下有着弹性优异的废轮胎等黑胶粒层在作支撑; 而现在贯彻新标技术方案,既弃用废轮胎等黑胶粒, 也就是将原先仅是覆盖于表面的高价或和质次的EPDM 彩色胶粒层变厚以占去原来废轮胎等黑胶粒层, 那么一年后整个高价和质次的 EPDM 彩色胶粒层在无原先有着优异弹性的胶粒作支撑,则整个塑胶跑道层必将硬化和严重劣化其使用价值!

若是加设了耐冻耐热的耐老化物性,则产品配方在EPDM不涨价的理想市场条件下, 其成本和售价相对于推荐国标方案至少要翻加2倍(注:EPDM 在我国属少用量的高价特种橡胶,塑胶跑道建设具有使用量大和需短时集中供货的市场特点,大剂量地在塑胶跑道中使用EPDM,必将引起此物料的市场暴涨)。
所谓“一悖” 就是:按新标的技术指标限定推论,废轮胎等黑胶粒进入制备新塑胶跑道的通道将被阻断;对新塑胶跑道场地建设可以不使用黑胶粒,但由此引起矛盾的是:

按新标准的不承认含多环芳烃的黑胶粒复合物是无毒的逻辑,那也应对通常是作塑胶跑道基础层的沥青质也作出禁用的规定呀[因为(实质也是复合物的)沥青中的多环芳烃是其限量值( ≦50mg/kg)的6000倍],但其现在却学推荐国标和世界各国(按复合物中多环芳烃是无毒的逻辑所制订)的同类标准,也作留白化处理,这新标就违反了标准文件都应有的同一律规则!

实为被跨国企业操控的新标撰写组,还必会掩饰性地假性坚称:只要是有毒,都可以将其纳入新标,以彰显环保和先进性,对此不应有限制性框框(这是典型的宁左勿右观点)!那就不妨请试试:若是对沥青也做排除,基础层改用水泥,但水泥还普遍地存在放射性元素氡(它来源于水泥骨料中的粉煤灰、钢渣、石灰石等各种无机矿原料中);……那新标将无材料可被用作基础层!

作为各地涉及塑胶跑道新标的提出单位,皆是各当地涉及建材建筑的行业协会,你们是否也要将现时对塑胶跑道新标与欧盟REACH法规接轨的所谓先进经验广为宣传,让不明就里的消费者在更广泛的建材领域举一反三的再掀反毒风暴?如指公路沥青、防水卷材、预制型橡塑铺地制品等产品是多环芳烃超标, 然后再刮挖公路等等的飓风!?这些产品也皆可归类于你们协会名下!

据上海团标的有毒定义衡量,即使是全国按现行推荐国标成功建设的塑胶场地皆须拆除,因为以往的塑胶跑道绝大多数都是使用 TDI系的聚氨酯胶水,特别是也与国外一样都是使用了废轮胎等废橡胶黑胶粒;而按上海团标,不但所建出的运动场地使用寿命大大缩短,而且内资工厂生产的传统原料全部退出,更要面对的是按产业链扩散影响,还将掀起更多更大的事涉橡胶、塑料、食品等领域产品的所谓含有多环芳烃之毒的飓风,甚至连沥青路面也必须铲掉!高分子循环利用厂家大面积倒闭,也包括即使符合上海团标的塑胶跑道用弃料在内的废旧高分子物料的环保化循环利用都将无法进行! 我国各口岸大批进口的废塑料将被叫停!原本实是资源的如废轮胎等废旧高分子物料都将被归入本已庞大的城市垃圾堆!上海团标扩大了毒跑道的定义,如果按此实施,将会使全国已发生的毒跑道今年直接损失22亿扩展至50至70亿(按巴斯夫的市场调查,国内塑胶跑道总量价值是1340 亿,每年有超过百亿的市场存在)。

对于现时沈阳塑胶跑道行业内犹如闹剧的毒跑道飓风, 随着时间的延续, 行业中人和中外科技界终将会用以往已被安全使用的事实和补漏公共知识盲区的科普文献,以及不断推出的更新科研报告和质检证明,这些都将会很快告知普通民众: 废轮胎等废橡胶弹性体黑胶粒中由制备过程所伴生的多环芳烃, 那是处于复合态或称合金态的失活或称失毒态的多环芳烃 PAHs, 其不同于经提纯等方式所获的有活性的多环芳烃; 在都接受了新科普知识的民众、 领导回过神来再说现时的毒跑道飓风, 其是被作由头的由外企操控植毒标准以求垄断的经济战本质必将暴露无遗!其进攻的锋芒最后必会败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等诸多法条的绞杀之中!毒跑道飓风的来龙去脉也必会在当今的互联网上留有痕迹,这将会成为现时和后世识破、反击外法借戴技术进步、环保绿色等假面具,将外法的垄断性壁垒植入我强制性内贸产品标准中的反垄断之经济战的好教材。

分享到: